无标题文档
广州同志 江苏同志 网站建设 一同资讯 中国交友 广州资讯 香港1069 一同精讯 贵阳男孩 同志010 长沙同志
昆明同志 重庆同志 云南同志 熊同1069 百度同志 重庆同志 武汉同志 上海同志 上海同志 广州同志 021上海
北京同志 深圳同志 中国同志 四川同志 浙江同志 广同同志 辽宁同志 广州同志 网站建设 江苏1069 广州同志
香港同志 长沙同志 厦门同志 重庆同志 淘宝购物 杭州同志 深圳资讯 广东同志 长沙同志 熊同志网 百度同志
广东同志 北京同志 山西男孩 广州同志 郑州同志 熊同会所 四川同志 武汉同志 成都同志 上海1069 重庆男孩

昆明同志会所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昆明同志会所 门户 文学 同志文学 查看内容
无标题文档
广州同志会所 重庆同志导航 四川同志会所 深圳同志会所 同志健康会所 广州资讯会所
中国同志导航 浙江同志会所 太原同志会所 贵阳同志会所 厦门同志会所 沈阳同志会所
郑州同志会所 上海同志会所 湖南同志论坛 昆明同志论坛 武汉同志会所 江苏同志导航
辽宁同志会所 昆明同志会所 上海同志会所 香港同志会所 重庆同志会所 广东同志会所

上海期限

2016-5-3 16:33| 发布者: admin| 查看: 453| 评论: 0

摘要: 他眯起眼看了阴霾的天空。有雪花和血腥的痕迹。空气里有烟花的钝重气味。他垂着手,一个人慢慢地呼吸。 春天已经逼近这个城市,但是他感到由衷的寒冷。他想他需要一杯酒,用喉部的冰冷来换取血液的温暖。那种液体流 ...
重庆同志

他眯起眼看了阴霾的天空。有雪花和血腥的痕迹。空气里有烟花的钝重气味。他垂着手,一个人慢慢地呼吸。

春天已经逼近这个城市,但是他感到由衷的寒冷。他想他需要一杯酒,用喉部的冰冷来换取血液的温暖。那种液体流经他身体的时候,也许他会轻微地颤抖。

鲜红的酒在夜色里象流血的花。

腐烂。颓败。

青烟用尽。他扔掉烟头,看了一眼身旁的铭牌:Asia Blue.八个字母象水,抚摩过他的心底。也许我曾有过淡蓝怅惘的心情。那么美好。他轻轻地想。

可是现在,唯一的需要是钱。

他转身走进酒吧

声色弥漫。木木不能听见。

**********************

白色的床单。

他有时会跟同伴出没于灿烂的商厦之间,看他的同伴阔绰地出手。在美美转眼花掉上万,换回一只Gucci的皮包。他想他是不会这样做的。他在同伴付帐的时候,暗暗查了一下卡上的钱。幽暗的荧屏打回几个残酷的数字。他算计着必须做笔大的。

淮海路的人潮象涌动的风。整个世界都是可耻的。而他只是路边一朵略带妖艳的花朵。在门口他叫同伴在真锅坐一下。他出发到华亭路的虚伪里,来换掉身上已经过时的扮相。

他需要浮华来衬托自己英俊的脸庞。除了金钱他没有任何意图。

17岁他离开家乡。从此没有回去过。他记得在火车上,他穿着灰色的上衣,头发中间有泥土的纠结。吃着两块钱的盒饭。他蹲在那里没有座位。

他还记得火车窗外流离的风景。田野。村庄。有一些地方铺着洁白的雪。他知道火车到达站城市的名字,可是命运延伸的曲线他无法描绘。许多人因此惶惶着。

但是他的心情,象窗外的雪一样宁静。柔软得会被温暖融化。

那种安详……他暗暗地比较了与现在的区别……不同于如今的死寂。他感到他的心现在象一碗苏州河的水。黑。浓稠。注定无法流动。

18岁他遇见木木。

他已经记不起其他任何事情。

###NextPage###

交易的时候他想起他爱的那个少年。木木。干净而年轻。也许没有其他的优势。而现在在他身体上的男人,拥有他渴望的一切。

纸币。

木木或许今晚就会醒来。

他察觉到自己流了一滴眼泪。他伸出右手中指擦去。他突然感到男人运动加剧。喘息和呻吟声徜徉在房间里。也许这对他是个刺激的动作。他差点没笑出声。

昏黄的酒店房间。他看见那盏咖啡颜色的台灯,有非常别致的灯罩。和那间咖啡店一样。他对自己说。驼色的灯火朦胧而暧昧,把他暖暖地拥住。木木就坐在台子对过,露出好看的酒窝,对他讲话。

木木喝着一杯浅色的西柚汁。

他身体上伏着的男人,兴奋地用台语说着念白。

他感觉不知所终。从咖啡店出来的时候,木木把他安静地抱在怀里。暗涌的夜。木木嘴上点了一支MILD SEVEN,氤氲里显得轮廓分明。那一刻他证实他的爱,全心全意。

也许木木永远也不会再醒来。

他擦干身体,点着一叠钞票。够用一个星期么,他问自己。黑暗里木木的脸象深蓝的大海,他无法猜透下一步的走势。但是那么清秀。他谨慎地用手指滑过木木的耳廓。他感到冰冷。木木,你是一个无底洞,你总有一天会榨干我。

燥热的酒店客房空无一人。他听到自己脚步空空的回响。酒店大厅。琉璃的转门映出他苍白的脸,他知道他是颓废的动物。寒冷的夜里睁着幽蓝的眼睛,寻找猎物。

头顶有飞机的声音。就象当年火车上有节奏的喀嚓声。他不知道心的方向。左转,或是永远陷落。他在茫茫沙漠无法拥抱自己。

他咬破自己的嘴唇。疼痛让他明白他仍然活着。他咽下微漠的血色,想去看看木木。医院关了门,不过我可以爬到窗边去看。象一只黑白相间的猫,伏在那里。如此可爱的方案。他为自己的计划微微感动。

然而他对司机说的方向是:

80%Straight.

木木,原谅我。我需要更多的钱。

木木,想着我。

***********************

事故发生在三个月前。他21岁,和木木相识三年。他们在西区静谧的街上走路。牵着手,木木戴了一条简单的饰物。那是他18岁时候送给木木的礼物。那时他没有钱,会为了节省一块钱而不坐空调车,在车站的冷风里木衲地等待。

那个瞬间。好象他在说一个朴实的笑话。木木把头侧过一个角度,脸上有明亮的色泽。然后他看到生命里木木最后一个眼神。灿烂和痛楚交织。飞扬的长发。祥和的午后艳阳下,木木象树皮剥落一般寂静地躺下,无声无息。有一刻他仿佛看到木木微张的嘴唇。可能有话要说。那根金属色的铁棒跌落在木木头边。他只见到暗红的血象岩浆一样蔓延出来。他的手被粘稠的红色绑住。

有一个冷漠的女人站在他头顶的阳台上。女人袖着手立在那里,似乎与这件事无关。女人对法官说这只是件事故。潮湿的法庭,他立在尴尬的证人席上,能够闻到的只有空调的气味。庭下的看客象大块的阴云。压抑。冷寂。他对法官说可不可以要一杯酒。法官说不行。

争执最激烈的时候,他已经听不懂律师的话。他们用他陌生的方言对话。法官象困倦的生物,黯然在阶梯的顶端。好象在争论的事件与他没有关系。一个生命还未盛开就凋谢。被记录在案的只有寥寥的黑色文字。一把刀插进他男模匦K丫腊讣慕峁

他听到手术室里心脏按摩器电击的响声。

女人的赔偿刚好够做第一次手术的费用。他开始明白无路可逃。被第一个陌生的男人插入的刹那,他咬住自己坚硬的牙齿。他害怕一张口,身体会崩溃得四分五裂。

男人开始尝试不同的体位。他象一尊睁着眼睛的绒质玩具,没有思想,只有下身。任凭摆布。第一次交易的时候,他流了眼泪。但他明白今后他腰部以上不会有液体流出。如果有,那将伴着他切断喉部的声音。

木木不再醒来。

他感觉他也会消逝在无边的伤痛里。

###NextPage###

1999年9月。

我爱你。木木。

在病床边的墙头,贴满了这样的纸片。质地通常是精美的烟盒包装。三五。七星。他其实想把烟戒了,或者抽便宜一点的牌子。他常常嘲笑自己是一个窘迫的下岗工人,节约着每一份可能的花费。

但是他不能。纸醉金迷的圈子。身外的劣质证明着身价的低下。符合着整个地球的规则,用外壳定夺地位。他必须跻身于高档货色中间,缓缓踱步。干一次足够维持木木一星期。或更多。

木木用的针剂,贵得超乎普通人通常的想象。

他有时一个晚上做两场。拿着手机和现金,接收对象的信号,穿越在杳然的暗夜里。霓虹填充着他的肤色。他用身体维继精神的爱情。在世纪末的今天,有一个男子相信如此的约定。他时常恍若隔世。生命如浮萍般漂泊,注定面对的是幽深不见底的水间倒影。他也许了解自己的凄凉。

他失去言语的方式。

***************************

木木最健康的时候,拥有红润的性感嘴唇。会吮吸他的舌尖。欲仙欲死的动作。他记得木木颈间青草的香味。就象木木的名字,朴素,自然。他和木木住在闷色的灰暗公寓里。狭小。几乎终年没有阳光。他们吃廉价的食物。唯一的娱乐是去附近的咖啡店,在透明的玻璃旁边,听雨的脚尖走过。就象两片俊美的枫叶,长在阴暗的角落里。没有人发现。

偶尔走在路上。有诡异的眼光在他或他们的面孔上掠过。这是他们唯一的骄傲。两个英俊少年的相亲相爱。但是不知道的是,路人关心的仅仅是他们的漂亮。线条化的眉毛与嘴角。也许只是想和他或木木上床。

他现在把这些欲望变做木木的希望。在他无能为力的时候,他揭掉木木的氧气面罩,轻轻地亲吻他。木木,我的血液即将干涸。木木,你给我力量。窗帘飘开,大片斑斓的霞光。有风的背景。绝色的爱情场面。

他把面罩重新戴上。木木的嘴唇有因缺氧而呈现的紫。宝贝,我走了。医生说给你试一种新药。价格比现在的贵一倍。你乖乖地睡。明天一定早起呀。

凄厉的大风扬起他的上衣。下一个猎物是谁?

###NextPage###

为什么只有这么些?说好的价钱是现在的一倍。

男人穿着衬衫。衣领上有细小盘旋的灰尘。象蛇一样自男人的脖子爬升。轻蔑的笑声刺耳地绵延在房间里。你有什么资格问为什么。你这只低贱的鸭子。我见过的比你好看的男孩子不知有多少。我说我不满意。你没有权力质问我。

他陡生怒意。他听到身体里激烈的破碎声音。他知道自己的腐坏,但他不需要他人的揭示。你并不比我高贵。他象愤怒的猎豹,扑向那个男人。他们扭打在一起,动作巨大,身旁的椅子迅速崩塌。

男人把拳头刻在他的皮肤里。他的眼角肿起了可怕的血痕。在跌倒在地毯上的一刻,他问自己他要通过争斗证明什么。尊严?他知道不是。很早以前他已经没有。也许只是钱的数目,是他在乎的。

但他没有给自己任何犹豫的时间。木木。他喊出的是这两个字。他一跃而起,动作失去了理智。

大脑一片空白。

男人按住他的头,撞向房间的玻璃窗。这是他残留的最后记忆。后来他感觉,只有温热的血,和寒冷的风,在他脸上奔涌。

疼痛把他的脸完全撕毁。

22层的酒店。他看不见任何东西。

******************************

他终于明白自己最终的抉择。

白色的病房。象是被蹂躏的过的森林。躺着一位美貌的年轻人。永远不会醒来。他在这几个月来第一次感到微末的惆怅。一种久违的心境自他的左胸慢慢发芽复苏。但是他知道没有机会长大。

绝望把他完全吞噬。

从拿到镜子的那刻开始。他被摘除了左眼眼球。左半边脸因溃烂而变形。细碎的疤痕交叠在原本异常白皙的皮肤上。脏乱的纱布狰狞地缠绕在周围。象一只恶心的垃圾桶。收容着一张可怖的脸。

他忽然想呕吐。

木木。我们已经没有继续下去的资本。

象一道有趣的选择题。

题支的选项:A.死亡。B.死亡。C.死亡。

他想起他在Eddy's时候。千娇百媚。丑陋但有钱的老头在他裤裆间摸索。杯影交错间,他是出场费数一数二的选手。也遇到过英俊可人的男孩。他礼貌地说抱歉。

也狠狠地掴过一个粗壮的男人。嚷嚷着要每年一百万包下他。条件是生活在上海以外的某个未名地点。他拒绝。他不能放弃木木。

拉拉扯扯间,大打出手。

而这一切已经逝去。没有人再会要他。相貌恐怖的一个男人。他戴了墨镜在路上走,穿行于时光的压迫里。溃败的玫瑰,不再有任何价值。是某个雨天被践踏的路边落红。

即使曾经有多么辉煌的盛放。唯一的结局只是被遗忘。

对他来说,这意味着末路已近。而未来终究遥不可及。

他一个人。看着安静的木木。起伏的胸膛。他伏下身,拥抱了木木开始萎缩的身体。木木,我没有钱继续给你治病。那么,让我们一齐死去。黑夜里滴水声在走廊死命地游荡。他知道那是送他上路的号角。

木木。原谅我。我想让你明白的是,我一直爱你。仅此而已。他掀掉木木的面罩。剪断了输液的管子。三个月来他第一次彻底地把木木抱在怀里。两具冰冷的躯体在黑暗里发出弥漫的光。

木木,让我吻你。他感觉到了木木憔悴的嘴唇。木木脸上的血色已经颓败。手臂和肩膀微微挣扎着。他擦去木木额头渗出的汗水,明白时间无多。

刀片闪烁的时候,他想起生命中不能忘怀的一些片段。17岁拥挤的火车。褐色的灯罩。和木木站在咖啡店门口的日子。洁白的雪。他做梦都想构筑的幸福未来。

但是他不能了。

他在切向喉咙的刀片面前安详地接受了现实。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上一篇:兄弟兄弟下一篇:我爱你
无标题文档

相关阅读

相关分类

我的羽球生涯
从前工作的城市是一个对羽毛球很疯狂的地方,这种运动量极大的运动更适合于身材偏瘦,
和高中同学同居的4天3晚
高中时的一位男同学来我这里,六年未见了,小伙子依然很精神,只不过多了一份男子味,
快乐的能力
我的朋友热爱忧郁。也许不是忧郁,应该是抑郁,或者其它别东西。但他好像并没有构成抑
一个同志的监狱生活
序:我是一个同志。而且还是一个坐过牢的同志。经历了太多的事情。自己也慢慢变的成熟
短篇小说:零
1)青春是一朵血色绽放的花,飘散着恶毒的香气,招摇过世。我的青春已被囚禁,被诅咒
独自幽蓝
他们的逆光美,让我泪流满面。他们幸福下沉的身影,映嵌在夕阳明烈的一片红中婉若一朵
职场GAY事
1、GAY大讨论公司新来的设计A为了跟大家搞好关系,刚来的一下午就在公司Q群里跟大家套
触犯禁忌,爱上表哥
1.如果上天肯给我一次重来的机会。如果上天给我一次重新来过的机会,我断不会甘愿妥协
像一个男人那样,选择坚强
应该是在去年的11月中旬,因为工作上极大的压力、个人发展问题以及感情的困扰等等,我
那一夜,他把我折磨的死去活来
"一个人想尝试酒醉的滋味,洗淑之后光着脚在冰冷的雨夜凌晨出去买酒,来麻醉自己!
为了曾经的年少轻狂
昨天夜里,一边加班一边在msn上观看并参与了一出gay版青春偶像剧直播。18岁的男孩今天
一个九年前的故事
母亲生我那年,父亲已近花甲,我是名副其实的老来子。上有六个哥哥姐姐,所以我的童年
迪吧里的Gay
晚上我还在上班,电话响了,在做什么,上班,要不要出来,你在哪里.在网吧.我要等下
死于高潮
认识的一个小姑娘,很会玩股票。 最近这一阵的行情,她如鱼得水,那真是叫日进斗金。
我是同志
离开了工作近六年的教育行业,心中真是有着些许的不舍。然而,看看眼下这窘迫而无生机
迟来的交流
东:准备写下这些文字的时候,意识很清醒,但内心很伤痛,也很恐慌——我无法把握未来
杭州的鸭店
周一晚上朋友邀我去“金碧辉煌”,据说是杭州很著名的DISCO。本以为刚过完礼拜日,应
我爱你
“我爱你。”三个字。你笔直地立在门口,语气铿锵一如坚越Titanic的冰山。我想我一定
上海期限
他眯起眼看了阴霾的天空。有雪花和血腥的痕迹。空气里有烟花的钝重气味。他垂着手,一
兄弟兄弟
记得那年夏天,让人好心醉,紧紧握着双手,静静随着海风吹,总是羡慕天空,青鸟自由飞
无标题文档
广州同志 江苏同志 网站建设 一同资讯 中国交友 广州资讯 香港1069 一同精讯 贵阳男孩 同志010 长沙同志
昆明同志 重庆同志 云南同志 熊同1069 百度同志 重庆同志 武汉同志 上海同志 上海同志 广州同志 021上海
北京同志 深圳同志 中国同志 四川同志 浙江同志 广同同志 辽宁同志 广州同志 网站建设 江苏1069 广州同志
香港同志 长沙同志 厦门同志 重庆同志 淘宝购物 杭州同志 深圳资讯 广东同志 长沙同志 熊同志网 百度同志
广东同志 北京同志 山西男孩 广州同志 郑州同志 熊同会所 四川同志 武汉同志 成都同志 上海1069 重庆男孩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023GAY网|广州同志|广州同志419|湖南同志|武汉同志|江苏同志|昆明同志.  

GMT+8, 2019-9-22 16:49 , Processed in 0.070004 second(s), 27 queries .

最大最全的 云南同志!

© 2013-2014 云南昆明同志网.

返回顶部